表情不错的人

[日]荒木经惟 著;竺家荣 译

《表情不错的人》是日本摄影大师荒木经惟的摄影随笔集。

 

荒木经惟在本书中详尽地谈论了自己拍摄人物肖像的心得体会,并从“女性”、“男性”、“名人”、“街巷中的人”、“遗像”等几个类别着手,非常具有实际指导性地谈论了自己的摄影创作,是一本非常实用的大师谈创作的指导手册。

 

荒木在书中行文非常口语化,以与老朋友谈天般的方式说出自己对人像摄影的私家感悟。不但他的摄影经验确是其他摄影师或摄影教科书上所没有的,他乐观的生活态度也令人赞叹。

中信出版集团 2016年7月

大地出版社

精装    32开    184页    纯质纸

ISBN:9787508661001

定价:58元

01

编辑推荐

镜头背后的“魔鬼”荒木经惟,教你如何拍出超美的颜

 

★荒木经惟教你如何拍表情

 

★荒木经惟教你如何练习抓拍技巧

 

★荒木经惟教你如何通过摄影讲故事

 

★极其实用的摄影实战指导手册

02

作者简介

荒木经惟(1940— ),著名日本摄影家、当代艺术家。1940年出生于东京都台东区。千叶大学工学院写真印刷工学系毕业。20世纪90年代开始广受国际关注,并迅速以其前卫作品成为当代艺术史中的重要人物。

 

荒木经惟创作能量丰沛,曾出版了《我的爱,阳子》《感伤之旅·冬之旅》《东京日和》、《我的爱情生活》,以及《东京物语》《东京人生》等大量写真集或文集,至今出版的摄影相关著作已有四百五十余种。

 

本书即为荒木经惟拍摄人物肖像的经验谈。

03

精彩书评

这人(荒木经惟)精通所有与摄影相关的事物。他了解摄影的真正本质。他知道摄影在世界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。

 

——森山大道

 

 

荒木在拿着相机走进来的那一瞬间,便影响了拍摄对象。

 

荒木的拍摄风格非常独特,因为他能让被摄体放松,进而创造出自己的世界。

 

——北野武

04

目录

壹 脸才是真正的裸体

 

没有比脸更“丰富多彩” 的了。

 

从脸上可以看出一切。

 

采用白色背景的理由。

 

即将到达顶点的表情最好看。

 

贰 怎样做出好表情

 

周边的人,让你露出好表情。

 

捕捉细微感觉的能力。

 

《蟹工船》 可不行。

 

黑白写真映出人生。

 

胶片拥有数码写真所没有的奇异之处。

 

想拍摄日本, 先拍摄日本人。

 

诚实是一个顶点。

 

叁 女人的好面孔

 

女人啊, 请选择好男人。

 

以皱纹为自豪。

 

让内心成为娼妇……

 

我觉得好看的女人。

 

有故事的脸好看。

 

捆绑的理由。

 

女前辈的面孔: 若尾文子和浅丘琉璃子。

 

《母子像》—— 母亲的脸就是最美的。

 

肆 男人的好面孔

 

最赤裸裸的就是脸。

 

男人的面孔需要恶和毒。

 

职业也会显露在面孔上。

 

先生也有好面孔。

 

伍 面孔在别人视线中得到打磨

 

看别人即是被别人看。

 

太阳镜的秘密。

 

最在意的是自己的脸。

 

陆 名人的面孔

 

浅田真央和王贞治。

 

愣头青的脸—— 朝青龙和国母和宏。

 

如今的政治家没有好面孔。

 

一上电视, 脸就不好看了。

 

A K B 4 8——互为竞争对手造就好面孔。

 

笠智众的绝佳表情。

 

帅哥玉木宏的好面孔。

 

柒 城市塑造人的面孔

 

日本列岛上的居民脸上映出日本。

 

住在东京, 表情变好或变坏的人。

 

降生之时决定了一切?

 

庶民区——人与人距离越近, 表情越生动。

 

捌 从遗容中领悟人生

 

父亲的死教会我如何取景。

 

母亲的死教会我拍摄角度。

 

阳子的死—— 写真与谎言。

 

剪下的鲜花—— 游走于生死之间的东西。

 

临终的面孔就是一切。

 

结束语

05

精彩书摘

  没有比脸更“ 丰富多彩” 的了。

  要说迄今为止,我到底拍了多少张脸了……关于这个问题,我还是真没有想过呢。当然很多啦。拍了好多好多了。因为,最初我就是从拍摄肖像起步的。

  话说回来,这第一张写真,应该是我从产道钻出来的时候,一回头,咔嚓一声拍下的才对[笑],这个就不提了吧。

  1960 年代,那时候我20 出头,在电通工作。由于公司位于银座,所以,下午我总是外出,去拍摄银座一带的女人的脸。那可是个好时代啊。那银座就如同铺了红地毯似的。浓妆艳抹的女人们扭搭扭搭地走着。当然了,实际上铺的是有轨电车的轨道啦[笑]。

  我都不看镜头,偷偷地拍着那些形色各异的女人。我觉得不矫揉造作的本色的表情最好看。20 来岁的时候,我就已经迷上了人的脸。

  我常常说我是个写真天才,就是说,要想和人发生关系的话,只有通过写真!

  我想要和人们接触,发生关联。于是,我就目不转睛地看他们,拼命地盯着看,想要从中发掘出人性来,这就是我的方式。有人称之为“表现”,可我讨厌这个词。应该算是“表出”吧。因为我只不过是把原本就在那里的东西,通过写真让它们出来罢了。

  因为人的面孔这种东西,是最能够反映那个时代、那个时期、那个时间里的人……也即“本质般的东西”了。

  是脸!并非乳房或是胯下。说实话,乳房充其量只有或大或小,乳头的颜色是粉红或是豆沙色,是下垂的或是挺着的,不过如此。当然了,细究起来也挺复杂[笑],但是比起面部表情的复杂性来,就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可以说,没有比人的脸更复杂,更意味深长,更“丰富多彩”的东西了。由于这个缘故,即便我在拍裸体照,最后也要拍脸的。聚焦点也是在模特的脸上。尽管模特叉开腿,等着拍照,可我老是在拍她的脸[笑]。因为我觉得最终的目标还是脸。

  当然裸体也很有趣啦。不过,要说终极的裸体,还是脸。

  你们想想看吧,脸从一出生就一直是裸露着的。乳房的大小可以随便说谎;头发太少的话,也可以戴假发[笑],只有脸一年到头都是暴露着的吧?

  穆斯林女性用头巾或是面纱把脸遮住,或许可以反过来说明,因为脸是可以暴露很多东西的。

  无论什么人,脸都是裸露的。只是因为脸平常就是裸露的状态,所以人们才会意识不到,其实只有脸才是肉体中最羞耻的部位。难怪人们会说:“讨厌,多不好意思啊!”用手遮住脸的。其实,要是一边说着“多不好意思啊!”一边对我叉开腿,我更是求之不得呢。哈哈哈。

  脸是最赤裸裸的了。意识到这一点的话,脸上的表情肯定会有所变化,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恐怕都会尽力做出好看的表情来吧。

  从脸上可以看出一切。

  曾经有过一段时期,我常常用宝丽来拍下遇到的人的脸,给人家算性格或搞些解梦之类愚蠢的把戏。在酒馆里喝多了的时候。很简单,在给人拍照的时候,或是通过拍下的写真,自然就看出来了,比如说那个人的生活轨迹什么的。

  过往也好,现在也好,全都会出现在脸上。脸这东西,很可怕的哟!根本遮不住的。要小心一点呀。

  所以说,人们如果讨厌一个人的话,就会远离他吧。可是,离远了之后,就看到了那个人的整张脸,结果就更加讨厌那个人了。所以,我才说越是讨厌一个人,越要靠近他才行。靠近他,亲他的脸,就什么也看不见了,也就无所谓喜欢不喜欢了[笑]。

  哈哈哈,开个玩笑,所以说,我不是常常见面不到十分钟,就会拍摄初次见面的人吗?

  即便如此,我也能知道那个人的过去……啊啊,这个人是个坏家伙,那个人是个好人啊,等等。嗯嗯,这个人离过一次婚,诸如此类,当然是随便一猜。

  其实,比起面对面来,还是通过写真这一媒介,看人看得更清楚呢。不可思议吧。通过一张胶片,便照出了真实的面孔,就能知道这是好面孔,那是不好的面孔呢。

  人们往往是不太注意看眼前的事物。就是说,虽然睁着“眼睛”,却没有用“眼”在看。还是要首先磨炼一下观察事物的“眼”。即便过着平凡的生活, 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经历各种各样的事吧?仔细观察他们,你就会渐渐明白好的面孔是什么样的,于是,自己的面孔也会逐渐得到磨炼的。

  反正我老早老早就开始迷上人们的脸了。我想着,要是给人脸拍照的话,不就都能看到了吗?怀抱着想要看得更多的心情,渐渐深陷其中不能自拔,直到今天。

  怎么说呢,拍摄期间我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,钻进别人心里去,这可是天赋的才能啊[笑]。说实在的,也只有这种能力的确是无论怎样修行,学不会的家伙还是学不会的。

  不过,要是让人家赤裸的话,我也得赤裸才行。我是怀着这样的态度去拍照的。我请人家裸体,人家说“我不愿意,太难为情了”。我就说“真是没法子,那我也脱好了”[笑],正是由于我的这一心情传达给了对方,对方才露出好表情的吧?

  再说下去就会变成好像我在讲拍写真的方法了。我拍脸的时候,会不停地按快门。虽然我并不依赖这种机械论,但为了把我一直在注视对方的意思传达给对方,我认为快门的声音是必须的。这个动作不是可以让对方兴奋吗?通过这一招,就可以调动下一个表情了。

  我嘴里不停地说“漂亮,漂亮,漂亮”,或是连续按动快门,这样一来,对方的表情就变得熠熠生辉了。这是我的一个窍门。这种窍门可多着呢,跟你说。哈哈哈。拿平时的生活来打比方吧,就相当于相互体谅地过日子。很简单的道理。

  话虽如此,但不是只拍脸就能渐渐拍出好表情来。裸体或天空或花儿也要拍。所谓抓拍,就如同绘画的速写一样。看似可有可无,却是不可缺少的。拍写 真,要懂得什么时候按快门……也就是时机的把握。通过大量的拍照实践,用身体而不是用脑子记住应该按快门的最佳时机,就能够渐渐逼近核心。

  我在拍摄面部的时候,都铆足了劲儿气场全开,以捕捉对方反射回来的表情。对方心情不快时,就是不高兴的表情,幸福的时候就是幸福的表情。

  我不是一直给对方发出“我这样感受到你的面容”的信号吗,所以,对此反馈回来的东西也会发生变化,对吧?就这样,彼此来回传递心情的过程中,模 特的表情逐渐开始变化,我觉得火候到了,就啪的一声将画面载入相机。这就是用身体记住的拍摄时机。我就是以这样的心情进行拍照的。

  ……